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後來就再也沒見過那麼美的茶花了。 走進三月的花市,茶花是最搶眼的主角,嬌媚艷紅、熱烈奔放,頓時讓人沉浸在生命美好,春天美麗的心境中。可這些花再美都是栽在盆中,在花房裡培育出來的,人工的因素太多,再美,總缺少一種自然的美麗,這便讓我在賞它們的時候,會有一種淡淡的感傷情緒漫延。 我對茶花懷有一種別樣的情結,這源自我兒時的記憶。多年前,曾寫過一篇《茶花情》的散文發表在我市文聯主辦的《洮湖》雜誌上,這次本來想把它發在博客裡的,可這麼多年過去,心境和感覺都和那時不同了。於是進行了一番大修改後再發出來,以釋自己對茶花、對兒時的懷念。 那是六十年代中期,我上小學,家住在縣城鎮政府的家屬大院。鎮政府的辦公區原先是一大戶人家的宅院。前院後院、東院西院,前庭後房,左右右廂屋,通道很多,迷宮一樣。辦公區與後面的兩排紅磚房的家屬院是毗連的,星期天我們不上學,辦公區也無人辦公,那裡邊便成了我和大院小夥伴們的樂園。 辦公區有一青石鋪就的西院,東南角上長有一棵高大的,枝葉繁茂的茶花樹,估計已很有年頭了。春天一到,枝頭上便綴滿了紅碩的花朵,陽光溫暖的日子,便有許多蜜蜂和蝴蝶穿行其間採蜜授粉,嗡嗡嚶嚶,紅花綠葉,有聲有色,有動有靜,極像一幅色彩艷麗的工筆畫。 我們家屬院大大小小約有二三十個孩子,星期天或是放學後,便聚在西院玩各式各樣的遊戲,蒙上眼睛摸瞎子,用粉筆在地上畫上格子“跳房子”,跳皮筋,曲起右腿碰啊碰的“斗蛐蛐”……,玩的名堂真是太多了。玩累了便有那大膽的夥伴爬上樹,冒著被蜂蜇的危險,摘下許多茶花犒勞大家,只消剝去花蒂,用嘴在花的底部輕輕一吮,即刻便一點清甜的花蜜漾在嘴裡,既解饞又解渴。 摘花是不能給大人看見的,否則便會遭到呵斥。不過,我們有的是辦法,一發現“敵情”,就拿出平日裡“打游擊”的本領,轉眼就從各個曲裡拐彎的通道裡撤回大本營了。 茶花也很嬌氣,逢到下雨,便落紅成陣地撒在院中的積水裡。那時的我們不懂憐香惜玉,也未讀《紅樓夢》,不知黛玉葬花。只會又玩起打水仗的新花樣來,你一把花瓣,我一捧水地滿院子喊著,鬧著,跳著,直到渾身上下濕漉漉地沾得到處都是揉碎的血紅的花瓣,才在大人們的叫喊聲裡,玩興未盡地走回家,挨罵是少不了的,不過一會兒就煙消雲散了。 院子前面一個大廳,是青年俱樂部。晚上會有好多的男女青年在裡面開會學習,有時見他們一人手裡拿一張歌紙學唱歌,我們便好奇地在門口張望,也有的爬上樹在綠葉中探出腦袋朝裡看,有時也會情不自禁地跟著他們一起唱,當我們引吭高歌,唱得熱血沸騰的時候,便覺得那茶花樹也受到時感染似的在月下風中婆娑起舞,那一刻還真有點“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的意境呢! 世事滄桑,物換星移。彈指間,幾十年過去,許多的人和事煙雲般淡去了,原來的大院已夷為現代化的廣場,供人們休閒遊樂,當年的夥伴們也四散各處鮮有聯繫,唯有那棵茶花樹伴著兒時的快樂,在我的心海裡,常常會翻起美麗的浪花,歷久彌新,常想常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