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今天你八十四週歲了。生日快樂。 22年前,你是我的爸爸。我在猜想,你第一次見我的樣子,那時候我有一個月零一天了吧。我猜想,接下來的日子,你悉心照料我的一切,我半夜哭你抱著我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我生病了你抱著我去鄰村打針,你教我說話教我走路,可是我始終不知道,我學會的第一句話是什麼,我多麼想,會是你的稱呼。 14年前,你是我的爸爸和媽媽。奶奶外出照顧姑姑的時候,你是我的一切。你給我做飯給我洗衣,陪我做作業,下雨去學校接我,給我買鉛筆和本子,去找媽媽給我買算盤;你給我唱軍歌,教我順口溜;我晚上腳冷,你將我冰涼的腳抱在胸前,直到溫暖。 13年前,我含著淚離開你的懷抱。第一年,我哭著抱著你的腿,沒有離開你。終於這年,我還是離開你,到另外的地方去上學。我知道你的不捨,因為你常去看我;我知道你的心疼,因為你常常偷偷給我零花錢;我知道你愛我,因為我看的出,看著我你就是那麼幸福。你說過,我是你最疼的人。 7年前,她離開了你。你們兩個總是吵架,甚至你還因為這樣搬回了老家。但是她離開你之前,仍然不忘要給你做你愛吃的花生。她離開你的下午,我看見了你的老淚縱橫。接下來的日子,你一直堅持一個人過。我記得你曾提起,你想她會哭。我知道。 4年前,我外出讀書。我們見面好少了。我每年兩次回家,都會忍不住先跑到你那裡去,看你過得好不好。你每次絮絮叨叨,說好多話,生活中的瑣事和抱怨。我猜想,你一定是好久沒有人這麼說話了。你沒有電視,不認識字,我想像著,你的世界是多麼孤單。我好心疼。每次我要離開你都會去我家看我,給我熟雞蛋,我知道這寄托著你所有的愛。 1年前,你腿摔斷了。知道的那天是端午節,我哭著給媽媽打電話,卻說不出一句話。我好怕失去你。我哭著要去威海的醫院看你,媽媽只是安慰我一切都會很好。暑假我見到了你,你瘦了。手術一定很辛苦吧,一定很疼吧。我給你送飯送水點蚊香,我給你端尿洗衣服。我知道,我做的這些,遠遠不及你給我的那些。你終於站了起來,真好你終於又可以上街散步了。 此時此刻,我沒有打電話,我不知道今天你是如何度過的。固執的拒絕了來的客人,你是不是還在意著那些不愉快?我今天做了一個寒假計劃,你準備好講故事了麼?現在的你,已經躺下,但是我不知道你是否進入了夢想。親愛的,好夢。 親愛的爺爺,我希望你會看著我畢業,看著我工作,看著我戀愛,看著我結婚,看著我的寶寶是不是像我,看著我的孩子慢慢長大,就像你看著我長大一樣。 親愛的爺爺,我願意用我的生命,換取你餘生的幸福。 文章來源:王飛雪的BLOG |Bags and Boards |宋世鵬_新浪官方部落格 |雪小禪—銀碗裡盛雪 |靜夜聽雨 落雪無聲 |海貓:慢慢微笑 |Editor's Log |Thinking Out Loud |SY嵐嵐——心部屋 |CES Gadget Show 22011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場風後,秋來了。同往年一樣,樹木絢麗著色彩,高爽的天空一碧到底,雲嫵媚著妖嬈著恣意舒展季節裡撒落的美麗與哀愁…… 那是黃昏後的風。關上門,記憶在路徑的轉彎處迎面撲來,伴著暮色的歌聲漸次開放。 細細撿拾那些回不來的記憶,如在手紋中收集不可信的傳言,那扇門再也打不開。 各種方向的風撕扯著你的心思,季節在青黃中,獨自穿行。那些深深淺淺的花屐葉履溢散著年紀的味道。 獨坐清秋,入眠的常常是深夜。 熟悉的月光像一頁頁透明的日記,無論你是否願意,都會打開一段段回不去的往事。 風的聲響觸動心底的悲涼,燃支煙溫柔的舒展,靜待那燒灼的刺痛,只為逝去這一刻難以排遣的光陰。獨鎖清秋,不眠的總是心緒。 生命更像一群甲骨文,無法破譯。 語言的繁華使沉默如金,而人與樹與風景,永恆對峙。生命如此孤單。 南飛的雁群,振翅剪輯季節。歸去一片寒。 大街總是灰白,城市依然寂寞,還是不敢觸及曾經停駐的歲月。在這如涼如水的深秋,我掩藏著內心的傷,只好讓笑意隨風…… 生命中多少個秋,就這樣和我一起盛開著,凋零著。時光在季節裡總是匆匆,彷彿一同坐進光陰中的你我,不知不覺已逝水流年。 人啊,說老就老,記憶的燈盞一旦按亮,哽在生命中的往事,瘖啞夜的歎息。時光漂洗容顏,你那褪色的雙眼,還能流下透明的淚水嗎? 歲月如歌穿越年紀,握在手心裡的牽掛還沒來得及打開,郵寄的地址已是滄桑。 疚恨,惆悵,都一一收藏在陰冷的青草下。無論日出日落,我都細緻珍惜的撫摸著每一個日子。 風中的懷念拽不住歲月的衣袂,有人驀然而去,在心底殘留一個空洞,摀住了還痛。從青絲到白髮的路程到底有多遠?這一季到那一季的花季越開越早,揣在生命裡的記憶與思念越攥越薄。 你到底還有多少問候,可以書寫季節的葉子,還趕得上今秋最後一場風嗎? 空曠的街邊把自己拉成蜿蜒的繩索,執著收緊於都市耀眼的浮華,風過後,還有秋天蔚藍的承諾麼? 還是不要,不要觸摸,人生的真相有時如碎落滿地的月華,寂寞而冷清。 剛過中秋不久,突起的狂風就送來了雨夾雪。命運一抬手,把生命裡的燈盞一一關閉,將黑暗鎖進屋。 今夜,竟相盛開的雪絨花,悄然推開了記憶之窗,從夜的這頭一直讀到天亮,那比夜雪更加蒼白的往事,覆蓋了所有的腳印。 潮濕的心事被季節風乾,瘦損如一株秋草,遺忘在比天空還要空的雪天裡,獨自搖曳。 即使把所有落紅繽紛的日子,裝裱懸掛,回顧這一生,也只不過是平鋪在桌面上的一頁白紙罷了。什麼都沒有,了如空空…… 夜,與乾枯的草尖紛紛碎落。輕輕斟一勺孤獨,烹飪生命之寂寞。 雨下了一整夜,聚集在玻璃窗上的雨珠,彷彿是我的眼淚在流淌。季節煎干的時間,再一次被無言的秋淋濕了。所有的從前漸漸清晰,彷彿案頭微溫的那杯熱咖啡,觸手可及。 生活枯燥乏味,真的很糟糕,不論夜與晝,我總是靜靜的坐在時光裡看戲。我真的不明白,無論怎樣用心地去打理生活的那片田地,但總是雜草叢生。 一退再退一忍再忍,日子早已變得不成樣子,活著沒信心死去沒決心,愛情掉落地上,輕輕的塵埃也不曾驚起。 一朵雲飄來,一陣雨落下……都與我隔著冰涼的玻璃,我早已被命運打劫一空,只剩下支離破碎的軀殼。 這一秋將殘,樹木粗糙的枝幹漸漸裸露出本來的模樣,或彎曲或虯結,但樹的筋骨還是要指向高遠的天空…… 行走秋如同行走生命,旅途中的幸與不幸在冷暖的吟唱中嘶啞。只有那一句天涼好個秋,常常會在風攛掇下穿越時空前來問候,所有的心事都被束成清照的那把黃花,憔悴無語。 品讀秋宛如凝視人生,枯枝明年又會抽出新綠。可我,也許只有這不能回頭的一季了。歲月慢慢的在變遷,不羈的心依然流浪天涯。 心中珍藏品評一路走過的坎坷點滴,難以忘記,即使笑著又能安慰誰?人生的僕僕風塵中,誰能夠不在這秋的短暫擁有裡反反覆覆地叩問自己,我們所苦苦尋覓渴望的---- 永遠有多遠?一邊是笑一邊是哭,一個個日子折疊愛與哀愁。 永遠有多遠?一邊是甜一邊是苦,滿頭青絲浣洗婉約白雲。 這頭是生那頭是死,我們走在中間觀看季節的風景。就像生命裡的情緣,橫也成絲豎也成絲。 絲結千千,卻網不起那一輪夜夜相望的明月。 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裡,我只是一具活著已死的軀殼而已。 枯燥無味的生活讓我麻木已經失去了知覺。 我的心就像楓樹的葉子一樣,在四處孤單地飄零著…… 好累好累…… 文章來源:占星的家園 |周韋彤 |戴政 |月兒彎彎——BLOG |馬立誠的BLOG |攝影師雪松的BLOG |藍天中的冬日暖茶的BLOG |守銗_chun白公寓 |陶瓷咨詢中心 |康康猴子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在樓下,她給他打電話。 他暫時結束了會議,去辦公室,拿了鑰匙,然後坐電梯,從高樓下來。 她忘記了拿家裡的鑰匙,過來取。 那段時間,他們的感情出了一點問題,沒有確切的原因,如果非要找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結婚已經十年。 十年,住在一個屋簷下,睡在同一張床上,吃著同一個鍋裡的飯菜,看著同一台電視節目--出一點問題,也是正常的。 十年,他始終奔波著,為一份所謂的事業,或者說,為一份能保證全家安穩生活的薪水。她則在家做了十年的家庭主婦,接送孩子上學,打掃衛生,做飯,洗衣--和所有主婦的生活一樣,與別的女人不同的是,對此她從沒有抱怨過。 沒有抱怨,生活也就沒有了爭吵,日子像寬闊的河流一樣,平穩而迅速的流逝。 馬路對面,公交車站上,她站在那裡,陽光很刺眼,她撐著一把遮陽傘。自行車,公交車,小轎車--飛快地形成了一道流動的屏障。站在路對面,隔著車流看她,一瞬間,他那顆僵硬的心像被針刺了下一般,疼痛過後,是悸動。他忽然意識到,對面等他送鑰匙過去的那個人,是他曾經愛過的少女,十年前,她美麗的樣子,幾乎是他全部的夢想。 他記得,在他們確定走進婚姻殿堂的那天,也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正午,她同樣撐著一把遮陽傘。那時候青春的尾巴還殘存在她身上,他對著車輛打著暫停的手勢,飛快地穿過馬路。在車站邊上,一把將她抱起來,轉了幾圈。兩個人快樂的像合謀去做一個壞事的孩子。 而現在,他已經說自己老了,其實他知道,自己只不過是疲憊了。 她也看見了他,戀愛的時候,遇到這樣的情景,她一定會激動興奮的向他招手,然後在他的呵斥中收回已經邁出去的步子,焦急的轉著圈兒,直到他順利的到達身邊。 而現在,她沒有任何舉動,身邊每一個都腳步匆匆,只有她靜立街邊,任風吹著她的裙角。這個姿態明白無誤的告訴別人,她在等人。 當他意識到她在等他的時候,內心久違的溫柔湧了出來,周圍所有的事物彷彿都恍惚起來,曾經再熟悉的公交車站,也好像變了一個謀生的站台,她也似乎不再是她--一個前來取鑰匙的主婦,而是一個來赴約的愛人。 在一串尖聲鳴叫的喇叭聲中,他快速地跑向她。 "那麼著急幹嘛?多危險!"她嗔怪。 "怎麼搞的,鑰匙怎麼會鎖在家裡?"他略帶責備。 她接過鑰匙,沉默不語。 "回去路上小心點。"他叮囑。 "恩。你去上班吧。"說完這句話,他準備走向開來的公交車。 他拉住她,擁抱一下。 回到辦公室,他作出了一個決定--帶她去看海。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在《隱身人》這本小說裡,英國作家威爾斯竭力使自己的讀者相信隱身是完全能實現的。小說裡的主人公(作者把他描寫成了一位「世界上從來沒有過的天才物理學家」)發明了一種方法,可以使人的身體變得看不見。下面是他對一位熟悉的醫師所說的關於他的發明的根據。   「我們能夠看見一件東西,是由於這件東西能對光線起作用。你知道,物體或者是吸收光線,或者是反射光線、折射光線。如果物體既不吸收光線,也不反射光線或是折射光線,那它就根本不能被看到。例如,你看得見那個不透明的紅箱子,就因為紅色的塗料能夠吸收一部分光線,把其餘的光線反射出去。假如那個箱子一點光線也不吸收,而是把全部光線都反射出去,那它在我們眼裡就會是一個耀眼的白箱子,像銀製的一樣。能閃爍發光的箱子只能吸收很少的光線,它的表面上反射的光線一般也不多,只是在箱子上的某些地方,在箱稜上反射著和折射著光線,這樣就使我們清楚地看到它的閃爍著反射光的外表──有點像發光的骨架。玻璃箱子發光比較少,在我們眼裡它不像閃爍著光的箱子那樣清楚,這是因為玻璃上反射的光線和折射的光線比較少。如果把一塊普通白玻璃放在水裡,特別是如果把它放在某種比水密度更大的液體裡,那就幾乎會完全看不見它,因為透過水射到玻璃上的光線,受到折射和反射的程度非常小。玻璃已經變得跟飄在空氣裡的一股二氧化碳或氫氣一樣,看不見了。」   「是的,」坎普(醫師)說,「這一切都極簡單,在今天,每一個學生都知道。」   「可是還有一件事也是每一個學生都知道的。如果把一塊玻璃搗碎成粉,在空氣裡它就變得十分容易看見了──它變成了不透明的白色粉末。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把玻璃搗碎,就是增加它的表面也就是使它所反射和折射的光線增多。玻璃片只有兩個面,而玻璃粉末的每一顆粒都能反射和折射通過它的光線,所以能夠透過它的光線就非常少。可是如果把搗碎了的白玻璃放在水裡,它馬上就會隱去。搗碎了的玻璃和水有幾乎相同的折射率,這就使光線從水進入玻璃或從玻璃進入水的時候,發生極少的折射和反射。   「把玻璃放在任何一種折射率同它差不多的液體裡,你就不能看到它:凡是透明的物體,只要把它放在折射率同它相同的介質裡,就會變得看不見。懂得這一點以後,只要略微想一想就會相信,我們也能使玻璃在空氣裡變得看不見:設法把玻璃的折射率做得跟空氣的折射率相同;因為這時候光從玻璃透到空氣裡,不再會被反射,更不會被折射。」   「對,對,」坎普說,「但是要知道,人並不是玻璃啊。」   「不,人比玻璃更要透明。」   「胡說!」   「自然科學家也是這樣說的!難道你只過了10年,就完全忘記了物理學嗎?譬如紙是透明的纖維製成的,它所以會發白而不能透光,正同玻璃粉會發白而不能透光是同樣的道理。但是如果你在白紙上塗上油,讓它來填滿纖維之間的空隙,使紙只能用表面來折射和反射光,那末這張紙就會變得同玻璃一樣透明了。不但紙是這樣,布的纖維,毛織物的纖維,木材的纖維,我們的骨骼、肌肉、毛髮、指甲和神經都是這樣!總之,人身上的一切,除了血裡的血紅素和頭髮裡的黑色素以外,都是透明無色的組織組成的。所以要使我們彼此看不見是不很費事的!」                        有一件事實也可以做這種見解的證據,就是身上沒有毛、組織裡缺乏色素的生著白化病的動物,是相當透明的。1934年夏天,有一位動物學家在兒童村裡找到一隻缺乏色素的白蛙,曾經這樣描寫過它:「皮很薄,肌肉組織能透光;內部器官和骨骼等都能看到……透過腹壁能夠非常清楚地看到這種缺乏色素的蛙的心臟的跳動和腸的蠕動。」   威爾斯小說裡的主人公發明了一種方法,能把人體裡的所有組織,甚至身體裡的色素都變得透明。他成功地把這個發明應用在自己身上。試驗獲得了輝煌的成就──發明家本人完全變成了一個隱身人。

| 17 April, 2012 | 一般
近日,上海女大學生小花自創的一套"地鐵生存手冊"蜚聲網絡,靠了這套"手冊",她不僅使自己三個禮拜內從擠地鐵"菜鳥"變成地鐵"達人",經網絡、報紙、電視等媒體報道後更是受到滬市廣大地鐵搭乘族的熱烈追捧和廣泛好評。小花的"地鐵生存手冊"似與幾個月前在網上走紅的大眾出租車司機給微軟高管上MBA課有異曲同工之妙。在旁人感覺擁擠不堪、坐立不安的地鐵中,小花卻通過切身細心的觀察,總結出一套如何在擁擠地鐵中舒適乘車的方法,身心受益,精神上得到了莫大的快樂。   然而,據有關資料顯示,城市職場人士患有焦慮症、抑鬱症等心理、精神障礙的患者正以快速連年遞增。北京市心理衛生協會提供的數據表明:據專家估算,城市中有25%的人存在顯性或隱性心理障礙,其中一半人是白領階層。城市的高就業競爭以及高工作壓力使得越來越多職場人的精神狀況處於亞健康狀態。向陽生涯職業咨詢機構首席職業規劃師洪向陽認為,對比很多職場人的亞健康狀態,小花的地鐵生存法則對如何塑造健康的職業心態有積極的啟示意義。   洪向陽認為,健康的職業心態首先建立在對所從事職業有正確認識的基礎上。因機緣、興趣、特產等不同,每個人都在主動與被動中做出自己的職業選擇,而每種職業選擇都有機會獲得職業生涯的成功。出租車司機在人們看來是最普通不過了,而且這種職業的弊病也不少,工作時間長、風險高、職業病多等,然而大眾的那位司機恰恰是在如此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他不平凡的業績;其次,健康的職業心態是一種能力,它來自積極樂觀的心態,而並非取決於職業本身的優劣。每種職業都各有利弊,如果能夠樂觀地去面對工作中可能遇到的挫折,積極地去發現工作中必然潛藏的樂趣,快樂便無時不在。所以,快樂是一種能力,就看有沒有一雙慧眼去發現,有沒有一種用心去體會。坐地鐵是滬市很多上班族都會有的經歷,然而絕大多數人只覺得上下班高峰時間坐地鐵是一種折騰,真正坐地鐵坐出樂趣的又有幾個?而那位名不見經傳的出租車司機大哥也是憑著積極的心態,才在日常乏味的工作中尋找樂趣,愉悅工作的同時更是使自己成為上海大眾2萬個出租車司機中月收入最高的2-3名司機其中之一;後,快樂更來自於做自己喜歡的事,選對合適的職業。大眾司機無疑是出租車司機的合適人選。如果我們每天都在做自己討厭的事,快樂也無從談起,也就需要我們更好地認識自己,給自己做好規劃,這需要能力,也是一種智慧。   "我常常說我是一個快樂的車伕。有人說,你是因為賺的錢多,所以當然快樂。我對他們說,你們正好錯了。是因為我有快樂、積極的心態,所以賺的錢多。"這是那位大眾出租車司機的話,向陽生涯職業咨詢機構首席職業規劃師洪向陽認為,這道出了快樂工作的真諦。在縱橫交錯的路面上有多少出租車司機,開出大眾那位司機大哥成績的又有幾人?職業本身並無優劣,能否獲得快樂,並在快樂工作中獲得成功,則是一種能力,在競爭激烈的職場上,更是如此。

| 16 April, 2012 | 一般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